首页 | 公司介绍 | 公司简介 | 荣誉资质 | 企业展示 | 新闻动态 | 公司新闻 | 行业动态 | 产品中心 | 最新产品 | 公司产品 |
 
第WD04版:文化周末·悦读
时间:2017-09-10 14:01  文章http://www.jzlxlp.com/chanpinzhongxin/  [打印] [收藏] [关闭]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乡愁是柴米油盐与典礼祭典的协调。“舌尖上的中国”曾把我老家的美食放上荧幕,通常里祭奠用的例常羹肴同电视上的玉盘珍馐相去甚远,反倒将乡民们的味蕾都抬得生疏了,仿佛他们从小吃着山珍海味却味同嚼蜡一样平常。自那之后,家里人对食品都不自觉地挑剔起来,仿佛决心要还原出镜头里的菜香似的,甚至于对食材烹饪的吹毛求疵波及了炊具的用料做工,什么菜用什么锅煮、蘸什么料、怎么个次序服法都考究起来,让我年头回家探亲时,一度对旧菜的口胃惊艳起来。

在我的童年里,晴朗的祭奠没有阴沉的空气。

开祭前数日,我会同父亲去山上和稻地里找鼠麴草,无意会抓一把马齿苋,肥圆的叶子攥在手心就有淡淡的香气。

晴朗前的鼠麴草是最好的。家人将其放进锅里熬煮后沥干水分,磨成碎子和进薯粉里团成团,取一剂子窝在手心,塞一勺花生白糖芝麻碎,包圆后放在模具里一压,往桌上磕脱手掌大的绿稞来。蒸煮前,要先垫上一张纸,再整屉放入两人合抱的蒸笼,用果木铺在衬板上大火蒸熟,非云云不能成其香糯。

上山祭祖要带一种夹带橘皮香气的鸟饼,清甜香软,和山上的泉水正好相配。由于坟址四面植了不少松树,我在大人用朱墨给碑字上色时,会走开去,满山头地拾松塔,可能在一种不知名的花蕊上吸吮几毫升春蜜,等大人们完事,我就能光亮正大地在祭台上寻食。能阻止我的只有父亲:得叩头,把吃食端在眉梢上毕恭毕敬地星期十二下,然后欠身起来,给一道的亲戚们分去,剩下的留自家,也不在乎我偷吃了。

年祭永久是重头戏,花絮也富厚。家中没有打牙祭的风俗,年关月半的奉祀台上呈祭的已是最好的琼浆好菜。餐宴的飞腾要比及一年一度的祭天典礼,陆续百余户人家各自端出锅碗瓢盆,在巷口的庙堂上放开十余米的饕餮祭台。桌面上馋人的油香逸到桌腿,沿着小孩子的口水沁进舌根。自家的摆台小,但母亲决不容忍小气,不把要祭的菜肴堆到别人家的红台上誓不罢休。

小时辰尤爱那肥头大耳的猪脑壳,嘴里含着比拳头还大的香果,先生傅用糖色把猪皮镀得橙红,在油灯下闪烁炙红的光芒。母亲细心地往填八宝饭的走地鸡尾巴上插凤羽,尾羽要从求偶期的雄鸡身上摘最鲜亮的几根,用蜡油涂抹一层薄薄的芡色;猪肚码在盛满腰果的银盘里,让胡椒、八角、茴香之类的香料抹了一遍又一遍,里头装着新炒的铁脯鱼贡饭,上头撒些芝麻香草的细末。

姐姐会从厨房里端一个小食台来祭场,上头是照例的山珍海味四小碟、五谷新米几盅、酿了不知年初的黑米酒数杯、姜薯片熬甜的团子薏米糊几盏、一排老茶饼冲泡的首沏;再有,即是看年气定的小碗,,母亲每每不许臂膀纤细的我拿,一是重,二来恐怕碰翻了命运。碗里或是虾油煎酥的点卤嫩豆腐,或是剥皮去芯、淋蜜裹糖的白果,或是简朴用山泉水汆一遍熟再用卤汤吊香的鹌鹑蛋,或是发菜、粉签、菌菇丝按色味排垒的鲜煲;至于红鱼大蟹、参鲍蚝蚌一类又不得不另铺一桌了,邻家的人会递一条红绸挂穗的巾子来铺在底下,远远看着仿佛海鲜河鲜在红油里翻腾。

半夜一过,司祭的老头会燃一把布田用的香,让功德的孩童领了去插在田垄村舍的犄角旮旯里,说是立个驱邪的结界,还要在路旁撒一袋新米,抓一把往空中月弧似地一抛,米粒珍珠般敲在香灰地上窸窸窣窣地响。布田竣事,老头会给每个孩子敲一块金黄的麦芽糖,权当一年一度的褒奖。

典礼感好像是最重要的调料。大多时辰,我并不认为那些吃惯了的乡味怎样引人垂涎,只是异乡很少能见家里那般祭奠的场面,饭堂里的箪食瓢饮越发入不到食材酿成食品的进程,也就没了那份经手的意见意义。已往我以为祭奠典礼是封建迷信的遗毒,其后我逐渐觉悟,这些祭典组成了我口腹之欲的出发点,没有祭奠就没有丰厚的菜肴,更没有十里人家献羔祭韭、朋酒斯飨的默契。已往巫觋是人们通灵的前言,目前和祖先的交换全融进神龛上的一碟碟小菜,再过几年生怕连例祀也要绝迹,到时见不着这些印着影象的珍馐,我的乡愁便也无从挑起了。

东莞理工学院 2013级人文科学尝试班 陈基阳

  上一篇:《顺德人家之合家欢》今天上映 吃喝玩乐尽在顺德
  下一篇:顺德美食:不畏美誉遮望眼
 
   校长寄语:做自强豪迈的希望人,办跨越发展的品牌校。
>>>进入校长专栏>>>
 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05-2015 荆州立新礼品中心 http://www.jzlxlp.com 版权所有